余生请多指教 第六章 上了贼船了

所属目录:小说    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医生说,结婚这事儿吧,就是你没想到倒也没什么,但是一旦想了,就会觉得:“赶紧的!夜长梦多!”
我被他偶尔暴露出来的流氓气息深深囧到:“顾先生,你矜持一点。”
顾先生:“这事要再矜持,我就可以独自爬进坟墓了。”
婚后的医生不断刷新我对他的认知下限,对此,他很淡然:“你上了贼船,就跑不了了。”
关于扯证这个事

第一回】
三三:“医生倒是沉得住气嘛,还没押你去扯证。”
我说:“什么叫押……”
三三:“爱上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你恨不得马上和他领证。”
我说:“如果笃定以后要和那个人在一起,那也就无所谓什么时候领证了。”
三三:“什么叫无所谓啊?!”
我说:“就是——今天领还是明天领还是某天领,都可以。”
三三炸:“这里是天朝!你别告诉我你准备谈一辈子恋爱!你乐意医生都不乐意你信不?你说不领他直接上绳子捆人你信不?”
我:“我信。他不肯我也捆他。”
三三:“……”

第二回】
三三:“领证没?”
我:“还没。”
三三:“你们俩什么情况?”
我:“啊,忙。”两个人都碰不上面。
三三:“有什么事能比结婚重要啊?!!”
我:“那你叫上肖仲义,咱们结伴去吧。”
三三:“结伴又不打折!”

第三回】
三三:“亲爱的,我翻过皇历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我:“哦……医生上班。”
三三:“他哪天不上班啊?上班的人都不结婚了啊?!”
我:“总得找一天他轮休吧。要么我答辩完让他请一天假?”
三三:“你丫还真是哪天都行!”

第四回】
三三:“亲,明天陪我去给肖仲义妈妈买礼物。”
我:“啊,顾魏在旁边,你要和他说话吗?”
三三:“还不是你老婆呢,别成天霸占着啊!”
医生:“社会道义上以及法律效力上,都是我老婆。”
那头沉默了五秒,然后惊天动地一声“啊!”。
我:“三三,淡定。”
三三:“你,和,顾,魏,领,证,了?!”
我:“不然我……和谁领?”
三三:“什么时候领的?”
我:“昨天。”
三三:“昨天?昨天是什么日子?”
我:“……他轮休。”
三三:“你火星来的吧?”
我:“那我和医生的孩子就是混血儿了。” ^ _ ^
三三:“一点都不好笑!!!”随即叹了气声,“和顾魏好好过吧,啊,相信我,换成别的男人,早被你弄疯了。”
挂了电话我扭头问医生:“我快把你弄疯了吗?”
医生眼皮都不抬:“嗯。早疯了。”
我:“……”
我和顾魏是坚决不隐婚的,别人问起,就说,但也没大肆宣传,毕竟婚礼还没办,所以相当一部分朋友并不知道我们领证了。可巧合的是,领证第二天就有一个师姐打电话请我做伴娘。
顾魏知道之后不淡定了:“非要我去登报昭告天下吗?”
于是顾魏去买了硕大两盒巧克力(真的是硕大,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第二天到了科里见人就发。
陈聪问:“婚礼没办,你这喜糖怎么提前发下来了?”
顾魏说:“这是领证的喜糖。”
陈聪很无耻地问:“那拍婚照的喜糖呢?买戒指的喜糖呢?搬新房的喜糖呢?”
顾魏:“我祝你早日蛀牙。”
陈聪:“……”
晚上回家后,我囧囧地看着他:“我的同门又不是你们医院的。”他们还是不知道。
洗完澡出来,赫然发现两个人的QQ和MSN状态改成“已婚。”
我:“……”
去选戒指的时候,导购员推荐了很多款式,看得我眼花,遂问道:“有简简单单一个环的吗?”
对方僵了三秒:“您是……想要简约一点的吗?”
我:“不,就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的一个环。”
顾魏:“婚戒——光秃秃的?”
我点头:“很帅啊。”
你不觉得一个干净光滑的指环服贴在指间,有种说不上来的踏实感吗?那种一个圈加一颗钻的“经典造型”,总让我有种“某一天,一抬手,圈还在,钻没了”的感觉。
顾魏瞟了眼他中指上的戒指(之前我买的,光秃秃的一个铂金环):“我能申请换个稍微正式一点的吗?”(哪里不正式了!>__<
“你怎么拉下来了!让你拉上去!”
“哦。”慢条斯理,慢条斯理,慢条斯理。
“速度!”
“你长胖了,拉链比较紧。”
“顾魏!!”
落脚的第一站是罗马。我肠胃不适,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顾魏吃冰激凌。这厮笑得跟罗马的阳光一样灿烂,极其不着调地建议:“买一份热化了给你吃吧?”
西班牙广场游客纷纷,我正在认真研究喷泉池的造型,一抬头,周围有至少二十对情侣开始接吻。
我下意识地看了眼手表:“这……是……快闪吗?”这个数量有点尴尬啊。
顾魏目光四下扫了一圈,微微倾过身:“咱们也来应个景吧。”
于是第一个异国街头的吻,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献了出去。
晚上回到酒店,正在洗澡的医生突发奇想:“校校,来帮我搓背。”
我万般羞涩,死都不肯进去,故作凶横:“你天天洗澡,搓什么啊?!”
医生字正腔圆:“舒筋活血。”
我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离开罗马北上佛罗伦萨,我们在傍晚时分到达,夕阳的金橙色和建筑的砖红色交相辉映,整个城市就安静地融在这种艳丽而又古朴的色调里。
我们的房间有一个花式露天小阳台,晚上洗完澡,顾魏捞过一条薄毯把我们裹在一起,靠着栏杆饶有兴致地看街景。路上行人很少,白天的热闹消散,佛罗伦萨沉静文艺的一面舒展开来。
第二天,行走旧城。街头随处可见开怀大笑的朋友和若无其事耳鬓厮磨的情侣,随性又浪漫。在圣母百花大教堂附近,一个小伙子突然掏出戒指单膝跪地,被求婚的姑娘惊讶地张大嘴巴,双手捧着脸,半分钟都没缓过劲儿来,之后又叫又哭又笑。有幸看到,觉得真是浪漫,想到顾先生都没认真求婚,于是偏过头看他。
顾先生认真道:“要么,你把戒指摘下来借我求下婚?”
我:“……”
在瑞士和奥地利逗留了三天后,我们到达法兰克福。小仁多年的好友Lars前来接站,很快就在人群中认出了我们,因为“你和林之仁长得太像了!”(其实完全不像。)
Lars的中文水平和我的德语水平半斤八两,除了“你好”“谢谢”“请问哪里是……”之外,基本抓瞎。顾魏的德语做日常交流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我乖乖地被他拎着,听他们俩用德文聊天,完全听不懂。
上了车,我问顾魏:“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顾魏:“林之仁把你形容成女神,我就把你拉下神坛。”
我彻底无语。
Lars家三代同堂,他的妈妈和祖母特意烹饪了传统的美食招待我们。第二天,善良好客的Lars作为导游,带着我们在法兰克福穿行,欣赏古典与现代在这个城市奇妙地融合,最后特意去了小仁的学校。告别Lars一家时,虽然送上了早早准备好的谢礼,我仍觉得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不仅是对我们的款待,更是感谢他们这么多年来对小仁的照顾。
Lars的爷爷风趣地对奶奶说:“这么看来,我们是不是应当考虑明年去中国旅游?”
我立刻表态:“顾魏,帮忙翻译一下:届时定当倒屣相迎,竭诚服务。”
顾魏:“……”
一路北上到达柏林。出了火车站,我问顾魏:“旧地重游感觉如何?”
顾魏想了两秒:“形容不上来。”把我往胳膊底下一夹,“不过觉得不错,干吗都有个垫背的。”
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魏在这里生活过,我对柏林一见倾心。顾魏一路抓着我的手,唯恐我被一路萌化人的雏菊勾得飞起来。
我挽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过他曾学习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听他讲在博物馆前的草坪上一边看书一边晒太阳,大教堂附近的鸽子有多么能吃,预约去国会大厦俯瞰柏林全景却两次都赶上雨天……在露天巴士上,他拆了我的马尾,看着我手忙脚乱压住被风掀起的头发,撑着下巴笑得极其开心。晚上途经他曾经租住的地方,和蔼的房东先生邀我们进去喝茶,征得了他的同意,我走进顾魏曾经的卧室。之前视频里每次都会看到的浅绿色窗帘正随风微摆,许多言语道不明的东西蓦然从心底升起。顾魏走到我身边,看着我不说话,我捏捏他的手:“我终于来了。”
很多人对于我们把柏林列入蜜月行很不理解,觉得浪费,但是我和顾魏很坚持,因为“同在柏林”曾经缠绕我们心底长达半年,如今算是得偿所愿。
顾魏说,对于他而言,一辈子或许有很多手术,但是对于患者,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刀,因此每次手术都不敢不尽心尽力。于是恋爱那会儿刚和顾魏同床共枕的时候,我从来不会枕着他的胳膊睡觉,唯恐把他胳膊压麻了或者落个枕之类的,影响他第二天的工作状态,两人就一直规规矩矩呈II状入睡。
结果某天,他突然抱怨:“你睡得跟小龙女一样,我给你根绳子吧。”
然后他就睡得就跟个道士一样,端庄无比,一晚上下来,被子连褶子都没变过,躺进去的时候什么样,醒了还什么样。
啧,还委屈上了。要委屈也该是我委屈吧?
在爱情里的人,真的高一度嫌烫,低一度嫌凉,有纠结女友黏人的,就有纠结女友太淡定的,比如顾魏。他也不说(估计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每次扑闪着眼睛看着我,仿佛我一副相当不为所动的样子。他哪里知道其实我的内心很咆哮。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呈CC状入睡,亲昵了一些,但是依旧比较矜持。
顾魏进修回来,我改成蜷在他怀里睡。但是我依旧是个坚持立场的好孩子,打扰他睡眠质量以及第二天工作状态的事,是坚决不干的。
领证之后嘛……虽然恋爱四年,但是对于两个人胳膊腿偶尔会缠上的睡法,我依旧是万分羞涩。
顾魏:“我又没干吗,你脸红什么?”
我:“咳咳,嗯,没有。”只是不好意思。
顾魏扶额:“老天,我要拿你怎么办啊……”
终于,婚礼了,蜜月了,可以不用考虑第二天上班工作的事情了!行至柏林,由顾魏担任导游以及随身翻译,导致我的状态前所未有的轻松,于是——翘腿、垫胳膊……这么个人肉抱枕不用白不用啊!
顾魏:“你是终于脱去羊皮恢复狼形了。”
离开柏林,一路向西来到大不列颠。整个西欧已经进入了夏天,我们决定不往人口相对密集的大城市扎,于是接下来的行程都是小镇。
从曼彻斯特前往谢菲尔德,再前往Chatsworth庄园,纯粹是为了一睹Mr。 Darcy的风采。《傲慢与偏见》里那座风景如画的庄园使得我对它向往已久,甚至认真努力地想找到Miss Darcy的那间琴房。
用近五个世纪的宅邸完美演绎两个世纪前的小说,毫无修饰,却只见沉淀而没有沧桑,或许这就是它的魅力。我小跑向湖畔的草坪,顾魏慢慢跟在我后面,等他走到面前,我笑道:“You can only call me Mrs。 Gu when you are completely, and perfectly, and incandescently happy。”
顾魏简直配合得不能再配合:“Then how are you today, Mrs。 Gu?”
如果说去Chatsworth是为了满足我对经典爱情故事的一颗少女心,那么去Cambridge就纯粹是顾魏的个人情怀了。一路南行到达剑桥,本以为会是古朴沉静,没想到文艺得不像话。我们一到就赶上英伦特有的细雨,租了两辆自行车,也不打伞,淋点雨权当意境。
顾魏对蜜月的理解就是: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只有两个人,过最简单的日子。在剑桥的两天是我们最为悠哉惬意的两天,午后两人倚在一张椅上看书,看乏了盖着毯子就着翻书声窝在顾魏怀里小憩一觉,醒来就是他近在咫尺的侧脸和烟青色的天。
离开大不列颠,对于巴黎大街小巷的浪漫,我和顾魏完全不热衷,把仅有的一天时间通通献给了卢浮宫。走了一整天,晚上基本半挂在顾魏身上被他拖回了宾馆。休息一晚后直接南下西班牙,从沉静的北海来到热情的地中海岸。
一进巴塞罗那的地界,顾先生就开始兴奋,他纯粹就是来看球的,其他的都是顺便。作为一个伪球迷,我纯粹就是来看建筑的,其他的都是顺便。
现场看球和在电视机前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诺坎普球场人声鼎沸,热烈的氛围致使每个身在其中的人热血沸腾。两个小时里,顾先生目不转睛全神贯注,身体前倾,每每进球前都捏着我的手,眼睛都能放出光来,全然不知我端着手机光明正大地偷拍他。
顾先生对巴萨很满意,美食、美景、热力四射的阳光,热情好客的民族,终于实现了他“没事看看球,看完喝杯酒,老婆在身边,想亲一口亲一口”的愿望。
第二天,我们开始认真游览这座高迪之城,感叹这个逝去的天才留给这个城市的财富。用过晚餐,顾魏捞起我继续往东南而行,直到闻到海水的味道。
沙滩上人并不多,太阳西沉,漫天晚霞,美艳不可方物,我开心地脱了鞋子跑向大海,顾魏笑眯眯地慢慢跟在后面。
夜色降临,游人渐稀。
“我小时候,林老师第一次带我去大剧院,看的就是卡门。”舞台中央,一身红裙,弗拉门戈的浓烈和妖娆,吉普赛女郎的快乐和悲伤,独自一个人就能盛开一朵花。
我翻出手机里的卡门,拎着长长的裙摆,踩着半湿的沙滩,跳给顾魏,不狂野也不诱惑,最后甚至忘了步点,自己都笑场了。顾魏坐在沙滩上,半仰着头,笑意浅浅,眼睛亮汪汪的。
如今想来,那晚的月色真好。
离开巴塞罗那,前往马德里,逗留一天后返回X市,结束蜜月之行。
飞机上,我靠着顾魏酝酿睡意,他浅浅亲吻我的额头:“睡吧。结婚快乐。”
三三来接机,打着拿礼物的幌子,行倾吐八卦之实。
肖仲义果然有手段,我们就走了半个多月,搞定三三连证都领了!
到了家,两个人聊了一个小时不过瘾,吃完晚饭继续,七点多下起雨来,三三干脆决定,在我这儿住一晚。
要说年纪大了还真是熬不了夜了,以前两个人裹着被子聊到半夜三更都没问题,现在12点都扛不过,加上我的时差还混乱着,一晚上醒醒睡睡,睡睡醒醒。
第二天眯着眼睛爬起来,早饭还没弄好,肖仲义就从天而降接走了三三。
我扔了锅铲,飞奔到书房,拖起顾魏进卧室,把他铺在床上,自己往他怀里一窝:“我睡会儿啊。”嗅着熟悉的味道就这么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手脚都章鱼一样缠在顾魏身上。
他扔了手里的书,一脸戏谑地看着我:“睡得可好?”
我不过脑子地接了句:“好。抱着个男人和抱着个女人,感觉能一样吗?”然后发现说错话了……
顾魏冷哼了一声:“给我闪开!”
我立刻狗腿地抱紧:“不行啊,没你我睡觉都睡不好。”
顾魏:“我知道。我腿麻了。”
我:“……”
晚上,我向顾魏表达了我的担忧,离了他都影响睡眠质量了:“那以后要怎么办啊?”
顾魏看看我:“什么以后怎么办?你以后想跑哪儿去?”
我囧:“我出个差或者你出个差什么的……”
顾魏一脸贱萌地得瑟:“那你自己想办法。”
我:“定期分房,以免上瘾。”
顾魏:“你敢!”
有丈夫的人~
蜜月旅行回来,稍事休息后,回Y市探望父母。
我自告奋勇开车,顾魏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上。
上高速之后,我把音乐音量慢慢调小,听到身边均匀的呼吸声,从后视镜里偷瞄顾魏睡没睡着。偷瞄到第三次,他唰地睁开眼睛。
我连忙端正坐姿。
顾魏整个人转过来面对我,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你……盯着我干吗?”
顾魏:“给你看啊。”
我:“不用了,这样不安全。”
顾魏瞟了眼他的安全带:“哪里不安全?”
我:“我心跳加速、血压上升、呼吸不畅、供氧不足,不安全,不安全,不安全,不安全……”
到了家,我按门铃:“爸!妈!”
林老师来开门:“快进来,快进来。”
然后和顾魏就这么热乎地寒暄着进客厅了,我完全被忽视了,晾在了门口……果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吃完晚饭,一家人出去散步,没走多远,我备感乏力:“我先回去了。有点困。”
今天整个人特别颓,印玺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开了两小时车怎么跟马路上暴晒了两小时的蚯蚓一样?”
开了门,我往短榻上一蜷,打了个哈气,三秒钟都没要就睡着了。
顾魏陪爸妈散完步回来,见我睡着了想把我抱到床上去,只是他刚把我抱起来——
我是被顾魏拍醒的,一睁眼他就一脸严肃:“你……那个来了。”
我抓着他的胳膊赶紧从榻上跳下来。这个短榻是娘亲刚不知道从哪儿淘回来的,是她的心头好,现在上面已经赫然留下一小块“罪证”了。
我:“阿弥陀佛,还好这玩意儿是木头的。”
顾魏:“……”
我捞过纸巾盒想迅速毁尸灭迹,顾魏淡定地去找了块抹布打湿,回来帮我一起毁灭罪证,刚清理完现场,娘亲就走了过来:“干吗呢?”
顾魏把我往浴室一推:“洗澡去吧。”(这厮表情要不要这么淡定?)然后慢条斯理去阳台洗抹布去了。
我冲着娘亲特谄媚地一笑,溜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就接到了周末大学同学聚会邀约的电话。
我委婉地表达了我行程已满并更加委婉地祝大家吃好喝好,然后就挂断了。
坐在一旁的娘亲不乐意了:“同学聚会干吗不参加?”
我:“参加了干吗?是和男同学推杯换盏隐晦地炫耀自己事业有成,还是和女同学攀比八卦然后得瑟地炫耀手机上老公的照片?”
娘亲:“啧,你看你嘴跟机关枪似的。”
我乖乖地不吭声。
娘亲苦口婆心:“现在的同学就是以后的人脉,多个朋友多条路。吃个饭,大家互相了解——”
我:“吃不下去。”
娘亲:“啧——”
我:“妈,您以为我们现在的同学关系还跟你们那会儿一样,是枪林弹雨里培养出的革命感情啊?”
娘亲:“你那是象牙塔里待久了,不懂得人情世故。”
我:“有的人,我即使每个月和他吃饭每个礼拜和他喝茶,我遇到麻烦,他也不会帮忙。但是我即使半年不和三三联系,一年不和印玺见面,我遇到麻烦她们还是会两肋插刀的。”
顾魏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我和娘亲分踞沙发两侧。他刚一走近,我就一把挽住他的胳膊:“我(周末)要和顾魏在一起!”
后来顾魏说:“那个架势,就跟小姐和家里的长工私奔被逮到的时候冲老太太喊‘我要和他在一起’一样。”
晚上睡觉前,我问顾魏:“我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顾魏:“就道理上说,你妈是对的。”
善舞长袖,朋友满天下,是多么耗费脑力和感情的事。我叹了口气,趴到顾魏怀里:“顾魏……”喊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魏拍拍我的背:“没事,大不了到时候有情况你叫我。”
真的很想把顾魏夹带去饭局……
返回X市是顾魏开的车。上了高速没多久,我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紧急车道上停着一辆车,与那辆车擦身而过时,就看到车前一中年男子,大喇喇地正对着路中心——嘘嘘……
由于画面出现得太突然,我猛地吸了一口气。顾魏瞟了一眼,迅速伸出右手覆住我的眼睛。我一动不动,等车开出去快两公里,他才把手收回去。
顾魏试图缓和气氛:“人……人有三急。”
我:“人有三急我能理解,但是不能到收费站服务区借个厕所吗?就算真的非要光天化日,他就不能背对着马路吗?!!!”
顾魏抚了抚我的胳膊:“没事没事,老公在这儿呢。”(这是什么逻辑?)
我冷静了一会儿,问他:“怎么?你打算自我牺牲一下帮我刷新记忆吗?”(我不是成心调戏的。)
顾魏清清嗓子,专注地目视前方,脸红了。

下一章:
上一章:

3 条评论 发表在“第六章 上了贼船了”上

  1. page说道:

    I have to voice my love for your kindness for those individuals that really want help on that issue. Your very own dedication to passing the solution along had been amazingly invaluable and have continuously helped some individuals much like me to get to their goals. Your useful instruction entails this much a person like me and still more to my office colleagues. Regards; from everyone of us.
    page [url=http://hhstyle.pl/forum/watek-Para-21-Chudini-Vs-Stylista-Walkover-na-korzyść-Chudiniego?page=]page[/url]

  2. xavier说道:

    With cannabis legalization sweeping the country and medical marijuana legal in a growing number of states, buying weed online is a safe buy my weed online , discreet, and convenient way for customers to get their green fix.

  3. saige说道:

    The cannabis industry is booming and more people than ever are interested in buying weed buy bulk weed.

发表评论